稳赢平特肖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延安市富縣法院審理首例涉惡勢力犯罪案件

2019-04-02 來源:陜西政法網
分享到:

兩前科犯不思悔改,竟冒充記者到處敲詐錢財。近日,富縣法院依法公開宣判了楊某、靳某敲詐勒索犯罪案件,被告人楊某、靳某均犯敲詐勒索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20000元和5000元。這是富縣首例涉惡勢力犯罪案件。

經審理查明, 被告人楊某,于2012年5月29日因犯職務侵占罪被富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宣告緩刑一年;2013年12月10日因犯破壞易燃易爆設備罪被黃陵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二萬元。被告人靳某,于2011年9月15日因犯盜竊、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被子長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14000元。 

2018年4月28日,被告人楊某、靳某伙同申某(批捕在逃)駕駛楊某的陜A3L1C9 “帕薩特”轎車,竄至富縣直羅鎮槐樹莊采油大隊富西131-2井場,三人拍攝井場污染環境的照片后,去直羅鎮槐樹莊采油大隊隊部,被告人靳某下車去隊部反映井場污染環境問題,后三人離開后去了富縣。當日,富縣采油廠槐樹莊大隊隊長王某和高某聯系上被告人楊某后,去酒店處理此事,高某離開時,拿出來2千元給被告人靳某、申某,被告人靳某將錢扔進電梯內。次日,高某給被告人靳某、申某5千元。被告人靳、申答應不再曝光井場污染環境的問題,被告人楊某從中獲利1200元,被告人靳某從中獲利1500元。

2018年6月29日,被告人楊某、申某駕駛楊某的陜A3L1C9 “帕薩特”轎車竄至甘肅省環縣,拍攝了修高速公路、修鐵路污染環境的照片,二人以記者身份去環縣宣傳部登記,并反映修路標段污染環境的問題。環縣宣傳部讓環縣環保局、水務局處理此事。后被告人楊、靳見到環縣水務局念某、環縣環保局蘇某,經協商,被告人楊、申答應不曝光修路標段污染環境問題,可以收費做正面報道。念某和申某簽署宣傳協議,銀西高鐵6標段2分部支付7千元宣傳費,貴州橋梁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支付宣傳費7千元,甜永高速KI2標段支付宣傳費7千元,甜永高速TY05標段支付宣傳費9千元,共計3萬元。被告人楊某從中獲利12000元。事后,被告人楊某和申某沒有給交錢單位做正面宣傳。

2018年7月4日,富縣北教場小學老師袁某管教楊某利女兒楊某怡時,將其打傷。被告人楊某得知此事后,叫來申某,申某稱自己是“中國法制西部網”記者,要曝光老師打學生的事情,并去學校拍照,給學校、袁某施加壓力,袁某擔心報道后影響自己工作,決定賠錢了事。同年7月12日,經過協商,袁某丈夫任某和受傷學生家長簽署“一次性了結協議”,并賠償13000元了事。次日,任某、北教場小學主任吳某找到被告人楊某和申某,經協商,申某以不曝光老師打學生,而給作正面宣傳為由,和吳某簽署宣傳協議,吳某將袁某丈夫事先給其的10000元交給申、楊,被告人楊某從中獲利4000元。事后,也沒有給北教場小學作正面宣傳。

2018年7月9日,被告人楊某伙同申某駕駛楊某的轎車竄至富縣張家灣鎮大東溝村王某、薛某等人合伙開的橡膠廠,申某拍攝了橡膠廠污染環境照片,薛某發現后,和申某進行交涉,留下申某電話。次日,在酒店經協商,王某給申某10000元,申、楊不再追究橡膠廠污染環境的事情,楊某從中獲利4000元。

2018年4、5月份,被告人楊某、靳某伙同申某駕車竄至富縣張家灣鎮馬蓮溝采油廠井場,拍攝了井場污染環境的照片,去馬蓮溝采油廠指揮部反映污染環境的問題后離開,在馬蓮溝溝口被采油廠嚴某等人攔住,后又遇見采油廠王某,因采油廠嚴某、王某認識被告人楊某,采油廠工作人員請被告人楊、靳和申某吃了頓飯,后被告人楊、靳和申某不再追究井場污染環境的事情。

2018年5月份,被告人楊某、靳某伙同申某竄至位于富縣直羅鎮槐樹莊的煤礦風井,拍攝了煤礦風井污染環境的照片,沒有找到煤礦風井的負責人,后靳、楊去富縣環保局反映煤礦風井污染環境的事情,并進行登記。過了段時間,被告人楊、靳和申某再次到槐樹莊煤礦風井,發現富縣環保局工作人員在現場檢查,后駕車離開。

2018年5月份,被告人楊某和申某駕車竄至富縣白草洼沙西溝采石場,申某拍攝了采石場污染環境照片,采石場負責人李某發現后,和申某進行交涉,申某聲稱要曝光采石場污染環境、設施不全的事情。因采石場手續齊全,李某沒有給申、楊錢,后申、楊去茶坊政府準備反映采石場存在問題,因沒有找到鎮長,此事不了了之。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楊某、靳某伙同他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以在媒體上曝光對他人不利的信息為要挾,多次向他人索取財物,其中被告人楊某涉案金額人民幣55000元,數額巨大;被告人靳某涉案金額人民幣5000元,數額較大,其行為均已構成敲詐勒索罪,公訴機關指控二被告人所犯罪名成立。在共同犯罪過程中,被告人糾集相對固定的三人,冒充國家新聞工作者,以在媒體上曝光對他人不利的信息為要挾,多次結伙向企事業單位進行敲詐勒索,在一定區域內實施犯罪行為,為非作惡,嚴重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符合惡勢力犯罪的構成要件,應當認定為惡勢力,依法應當對其從重處罰。二被告人在犯罪過程中,共同參與預謀,積極參與實施犯罪行為,作用相當,皆起主要作用,屬共同主犯。被告人楊某曾因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刑罰執行完畢以后,在五年以內再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屬累犯,應當對其從重處罰。被告人靳某曾因盜竊犯罪被判處刑罰,屬有前科,可酌定對其從重處罰。被告人楊某到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依法可對其從輕處罰。被告人楊某的親屬能積極退賠被害人部分經濟損失,可酌情對其從輕處罰。被告人楊某、靳某及其指定辯護人辯稱,被告人楊某、靳某屬從犯的辯護理由,與案件事實和法律規定不符,不予采納。被告人靳某的指定辯護人辯稱,被告人靳某如實供述,且當庭認罪,其愿意給被害人退賠經濟損失,被告人靳某當庭對起訴書指控其犯罪事實予以否認,且并未向被害人退賠贓款,故要求對其從輕處罰的辯護理由不能成立,該辯護意見不予采納。根據被告人楊某、靳某的犯罪情節與悔罪表現,遂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敲詐勒索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的相關規定,作出如上判決。(富縣法院 王輝)

 

 

版權所有:中共陜西省委政法委員會 ???? 技術支持:西安未來國際信息股份有限公司
稳赢平特肖 足彩半全场 山东十一选五 重庆百变王牌 安徽十一选5开奖 迈阿密网球比分直播 比分直播球探网008 Ti电竞比分网 天天乐棋牌游戏手机版下载 北京今天的十一选五 华体网即时指数